美元在日元與人民幣夾縫中進退兩難

圖片來源: 彭博社

如果美元對日元或人民幣升值幅度過大,則日本及中國央行將被迫實施不利於穩定的干預措施。隔夜美元/日元重回109,日本的政策制定者可以長舒一口氣了。而在岸與離岸人民幣間的利差再次開始擴大,因投資者推測美元不斷升值將引發人民幣疲軟。在岸與離岸人民幣的利差目前處於今年2月1日以來的最高水平。

可以說美元在日元與人民幣之間處於進退兩難之地。上週DXY美元指數跌至92之時,日本政府官員即準備推出任何可能令日元貶值的政策。而當DXY指數在100上下浮動時,則人民幣可能會出現不同尋常的貶值。市場非常擔憂,在美聯儲可能再次加息之際,美元持續升值可能引發做空人民幣,并引發其它市場出現拋售,并使商品與商品貨幣(如澳元)受挫。

儘管美國初請失業救濟數據不利,隔夜DXY美元指數仍收報于94美元之上,但主要是受暫時性因素的影響。不過,即便立場更溫和的美聯儲官員Eric Rosengren也聲稱,他認為今年加息兩次是合適的,還認為二季度GDP應高於1.75%的美國經濟潛在增長水平。

雖然對原油供應過度的各種討論非常有道理,但油價似乎未受影響,仍持續走高。WTI原油創出6個月新高,并可能仍維持在43-47美元的交易區間。

商品方面,因美元升值,隔夜商品價格大多走低。鐵礦石下滑0.9%,銅下滑1.3%。澳元再次收于0.7350美元的重要點位之下。如果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二季度GDP增幅達到2%以上,則在6月底前澳元很可能重回0.70美元的水平。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