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際遇“特普會”

圖片來源:彭博社

7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會晤,這是特朗普2017年就任總統以來與普京的首次正式會談,兩位領導人彼此需要的同時兩國還存在一系列矛盾。

個人角度

首先,特朗普個人對俄羅斯和普京是抱有好感的,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稱讚普京的領導力,他更是有兩位妻子來自深受前蘇聯影響的東歐國家。持續了一年多的“通俄們”仍然沒有找到關鍵證據,尬尷之中特朗普對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進行了還擊,質疑兩部門監視他的競選活動。而隨著中期選舉臨近,共和黨陣營呼籲儘快結束“通俄門”的調查。

其次,特朗普又將完成執政清單裡的重要一項,他在競選時許諾與普京見上一面,與俄羅斯改善關係。他奉行“美國優先”的“生意經”,認為存在共同利益就沒有擺不平的事情。他認為美國在敘利亞和烏克蘭問題的不斷投入不符合美國利益,希望與俄羅斯合作來解決問題。而且,由於近期貿易問題和北約軍費的分歧,讓美歐關係一度很緊張,在出席完北約峰會後直接與普京會面,這大有特朗普利用俄羅斯向歐洲盟友們施壓的意思。

對於普京來說,提振經濟和改善民生將是他這個總統任期內主要應對的問題。民調顯示,俄羅斯民眾普遍認為普京有能力提升俄羅斯的國際威望、降低恐怖主義威脅、維護國家和地區和平。但是在改善民生、提高生活水準方面還存在一定的空間。

與西方關係交惡、遭受西方經濟制裁是不利於俄羅斯發展經濟的,在與西方爭奪地區控制權上牽扯了俄羅斯太多的精力和資源。重要的是,敘利亞和烏克蘭問題的“長期化”是俄羅斯承受不了的。

現今美國與歐洲盟友出現分歧正好了給了俄羅斯分化西方陣營的良機。受“特朗普效應”影響,近期德國、法國等核心國家領導人接連訪問俄羅斯,義大利更是邀請俄羅斯重返G7…“特普會”無疑會進一步擴大西方反俄陣營的裂縫。

地區利益

美俄的“特普會”各有所需,一拍即合,但是擺在雙方面前的幾大障礙依然阻力重重:敘利亞問題、烏克蘭問題、伊朗問題、以及源於冷戰時期的敵視和互不信任。

敘利亞和伊朗應該是俄羅斯在中東地區僅存的盟友,美俄本在中東棋局上博弈幾十年,以色列國的橫空出世讓這一地區的問題又複雜起來。由什葉派統治的伊朗已經讓遜尼派們寢食難安,而完整的敘利亞不符合美國、以色列和遜尼派的利益,而敘利亞背後還站著俄羅斯,美俄還將在敘利亞問題上較量。

另一方面,伊朗軍事力量的增強引發了以色列的擔憂,伊朗還將觸手伸到敘利亞境內,美國和以色列堅決要求伊朗撤出所有軍隊,而俄羅斯認為誓死捍衛什葉派盟友的伊朗軍隊撤出敘利亞是不現實的。圍繞伊朗在敘利亞軍事力量,控制以色列與伊朗的軍事衝突將對美俄是極大的考驗。

在烏克蘭問題上,克裡米亞的歸屬是焦點。俄羅斯佔領了克裡米亞,並明確表示不會歸還,俄羅斯除了得到這個戰略出海口,還對倒向西方的烏克蘭進一步牽制。西方陣營則認為這是“侵略”,對歐洲的地緣政治安全構成嚴重威脅。雙方都不會輕易做出讓步的。

對俄羅斯來說,美國推進北約向東擴展擠壓了其戰略空間,烏克蘭這塊緩衝區被蠶食是極具威脅的。而美國看來,俄羅斯收留斯諾登、控制克裡米亞、干涉美國大選等動作都是公然挑釁。這將是美俄難以逾越的鴻溝。

美俄作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政治和軍事大國,直接衝突都是雙方不願面對的結果,美俄領導人的友好會晤是極為必要的,相信會在地區和全球層面產生一定的地緣政治輻射效應。

(DailyFX資深分析師Arthur Zhang)

Related Articles